格子间女人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格子间女人 >
更多

第28章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第28章

十分钟后,方芳蔫蔫地坐在她面前,额发湿漉漉贴在脑门上,眼睛和脸都是肿的。

谭斌递给她一大杯美禄巧克力。

“谢谢。”方芳接过捧在手里,声音也是哑的。

“出了什么事?”谭斌问。

方芳低下头,泪珠又骨碌碌滚出来,“我不想干了!”她呜咽。

谭斌松口气,揉揉酸涩的双眼,无奈地笑:“这是你第几回说不干了?”

“这回是真的。”

“为什么?难道客户又给你气受了?”(看免费小说到冠华居小说网)

“不是,被Young骂了,他太过份!”方芳得到倾诉的机会,满腹的委屈倒豆子一样哗哗涌出来,“明明是他自己稀里糊涂,就和客户开会约个时间,屁大一点事儿,一天三变,惹得客户不高兴,我替他挡完骂,回来好心提醒一句,他居然也骂我,骂我对客户一副奴才相!有这样做manager的吗?都是爹妈养的,一样的人,凭什么他能骂得这么难听,我就得低声下气看他的脸色?”

听到这里,谭斌心中有瞬间的后悔,后悔刚才不该多事,现在已是骑虎难下。

Young本名周杨,目前接替谭斌担任北京地区销售经理,方芳依旧是北京的销售代表,所以她的直线经理,不再是谭斌,改成了周杨。

周杨人挺能干,对付客户也很有一套,但和内部同事打交道,说话却相当不客气,谭斌已收到不少人对他的抱怨了。

方芳跟她两年,关系一直不错。若非如此,方芳也不会有一种优越感,敢在老板的老板面前,肆无忌惮地数落自己的老板。

但这个孩子显然不明白,如今两人已隔了一层,这样越级告状,实在是办公室里的一大忌讳。

每一种管理模式,都要依靠既有的结构维持平衡,越级就是对这种结构的颠覆,很少会有公司刻意地容忍或鼓励这种行为。

谭斌的位置,更不方便直接插手下属的恩怨。

“方芳,”她决定实话实说,让方芳明白她的态度,“这件事本身,我无法评价对错。Young的问题,我会跟他谈。但他毕竟是你的LineManager,你得学会自己去和老板沟通,我没办法帮你。”

方芳抬起头看着她,眼中满是惊疑的神色。

谭斌暗自叹口气,接着说:“我一直把你当小师妹待,如果你还认我是大姐,就听我一句话。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和你投契,尤其是上司的风格,你不可能象在饭店一样,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点菜,只能人家上什么,你吃什么,即使不喜欢,你也要尽量自我催眠,告诉自己很好吃很好吃,火候到了你自然会觉得那就是珍馐美味。”

方芳抹干净眼泪,赌气说:“干嘛让自己那么委屈?不喜欢我可以换菜馆。”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“真是孩子。”谭斌笑,“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天下乌鸦一般黑?”

“难道让我天天对着他溜须拍马?我做不来。”

谭斌按住嘣嘣乱跳的太阳穴,知道自己方才一番话,完全是对牛弹琴。极度疲倦之下,她尽量保持着仅有的耐心,决定一说完就离开办公室。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“方芳,”她站起身说,“想赢得上司的信赖,不是靠溜须拍马或者无条件顺从就能做到的。他的强项你能欣赏,他的弱处你能填补,这才是维持信任的捷径。你不想让人轻视,首先要有不让人轻视的资本。回家吧,冲个澡睡一觉,其他的事明天再说。”

谭斌狠狠心走开,方芳依然呆坐在会议室,半天不见动一下。

也许回家她还要哭上一场,但没有办法,成长的阵痛没有人能替代。哭过了她会明白,弱者的自言自语总是难以被人听到,不是声音不够大,而是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则,兜兜转转总为强者存在。还能感觉到受伤,证明她的感官依然年轻敏锐。

若干年后,也许不会再为别人一句话就痛哭流涕,也许会变得八面玲珑,左右逢源。

但圆滑光润的代价,是感觉变得日益迟钝闭锁,心中再没有大开大合的波澜,年轻时飞扬的想象力将逐渐枯竭,所有的不羁和激情,随着身外之物的增加,终有一日会烟消云散。

回去的路上,谭斌忽然想起,自己好象很久很久没有正式哭过了。

每次有点哭的意思,总会下意识地转移开注意力,看书看电视,不给自己自伤自怜的机会。过了那个时候再回头,就会发现,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哭泣。

红灯前她伏在驾驶盘上,许久不愿抬头。

终于到家,已是精疲力尽,也顾不得天气潮热是否合适,尽量调低空调温度,放了一缸热水跳进去。

精油的味道渐渐挥发,乱糟糟的心事似乎也随着汗水排出体外。

正自神昏身软,客厅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。

她实在懒得动,由着它呜哇呜哇响了很久,终于安静下来。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刚松口气,手机的铃声又开始唱。

“靠。”这回谭斌实在坐不住了,水淋淋地爬出浴缸,取了手机跑回浴室。

号码是沈培的,这让她有点高兴,毕竟好些天没有听到沈培的声音了。

“沈培?”

“是我。斌斌,你在干什么呢?”沈培那边的信号并不是太好,时断时续。

“泡澡。”谭斌趴在浴缸边沿,懒懒地回答。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汗出得太多,身体仿佛已被控干,不再储存一点儿水分,头有点昏,她不敢乱动。

“怎么说话这调调?是不是病了?”

“没有没有没有,我好好的,别咒我。你在哪儿呢?”

“甘肃碌曲,昨天就已经进入桑科草原了。”沈培显然很兴奋,“你真该一道来,夏天的草原太漂亮了!漂亮得我找不到任何形容词形容,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!”

谭斌轻声笑:“我看你抒情抒得挺好嘛。甭绕弯了,说,找我什么事?”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沈培在电话里“呸”一声:“你这人,真没情趣!”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“得了,你那点小心眼儿,打完市话换手机,就为了告诉我草原多么美丽?鬼才相信。”

“好吧,服了你,我想问你句话。”

“说,我听着呢。”

沈培却不出声了,谭斌只听到耳边呜呜的声音,不知是电流声,还是桑科草原上清凉的夜风。

“说话呀,你怎么了?”

沈培咳嗽,再咳嗽,终于开口,“嗯,那个……结婚手续是不是很麻烦?”

手机差点脱手滑进浴缸,谭斌瞪着手机,简直怀疑搭错了线。

“斌斌?”

谭斌回过神,“你刚才说什么?结婚手续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没发烧吧?还是酒喝多了?”

“又侮辱我,我很认真的。你别打岔,让我一口气说完。今天见到藏民的灌顶法会,很多很多的人,用了几年时间,从青海四川内蒙,一步一个长头磕到目的地。我站在一边看着,我一直在想,那么多人用尽一生等待的,竟是一个虚无飘渺的来世,只是为了一个无法验证的承诺,就把一生最好的时光都献给了他们的信仰,除此之外一无所求。如果有一天,他们知道维持生命和希望的那根细线,另一端却是空无一物时,他们会怎么样?”

谭斌的脑子转得有点吃力,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思考过如此深邃的话题了。

“会怎么样?”她说,“我只能想到一个词,万劫不复。”

“是,我忽然觉得,以前的作品简直没法儿见人,他们说我的画风华丽又空洞,我一直不爱听,现在想想,也许他们是对的。”

谭斌不再说话,静静聆听。

“斌斌,我想跟你说,离开前说过的话,我收回。我不想为了将来的不确定,放弃手里可以把握的,就这样。”

“好,我等你回来。”谭斌的声音很轻。

这一次沈培的沉默维持良久。透过电波,谭斌似乎能察觉到一片静寂中他的满足和快乐。

沈培终于说:“太晚了,你好好睡。我挂了。”

三秒之后,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。

谭斌跳出浴缸,感觉能量又汩汩注进身体,当夜的睡眠,少有的酣畅甜美。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也是自那一日起,日常工作的节奏骤然加快。

产品经理开始按照PNDD的具体要求,夜以继日准备技术交流的文档。

这些产品经理基本都是技术背景,技术水平当然无可挑剔,但制作演示文档的时候,经常犯一些常识性错误,不看对象,没有重点,不分主次。

除了忙自己的工作,谭斌还要抽出时间,帮助他们修改交流用的材料。

但她的烦恼却无人可倚。

那天她在刘树凡面前拍着胸口保证,一定要把田军的关系更进一层。但是时间过去一周,却无任何进展。

这天是周五,她从PNDD总部返回公司,被前台的女孩叫住:“Cherie,你的快件。”

一个十公分见方的纸盒,包装得整整齐齐。发件人的姓名极其陌生,谭斌只知道那地址是长安街上一家著名的写字楼。

奇怪,她一路嘀咕,不会是炸弹或者霍乱菌什么的吧?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回到座位拆开了看,纸盒里套着一个精致的木头盒子,上面镌刻着西番莲的古朴花样。

再抽开盒盖,谭斌哗一声,顿时睁大了眼睛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澳门赌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站官网 百家乐技巧 澳门百家乐网站官网 澳门百家乐技巧 百家乐网址 澳门真人百家乐 澳门现场百家乐 百家乐官方网站 百家乐技巧